《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 第2章 她早就習慣了

沈安暖用力地對着她點頭,若有所指道,「你放心,我會在最恰當的時候通知霍總。」
聞言,虞南梔挑了一下眉,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傳聞果然只是傳聞。
沈安暖骨子裡分明和她是同一種人,不然怎麼會那麼清楚她在想什麼。
貴賓室就在二樓的盡頭,虞南梔走過去的時候,走廊里飄蕩着男男女女的笑聲。
她伸手推開門,並沒有走進去,只是倚靠在門旁,漫不經心地掃過屋內那些向她投來看好戲神情的幾個人,最後視線定定地落在了霍恆的身上。
「虞大小姐還真難請出來啊,霍二少可是在這等了你很久。」
一個公子哥拿起桌子上的紅酒,朝她走了過來。
「你不自罰三杯,說不過去了吧?」
視線被他擋住,虞南梔輕蹙眉頭,稍稍偏過頭,盯着霍恆。
「霍二少很久沒栽在我手上了,是不是已經忘記得罪我的下場了?」
她無視面前的那個公子哥無視得很徹底,不說搭理,連一個眼神都沒給。
那公子一下子就被她這高傲的態度給激怒了,他冷笑着把手中的酒杯抵到了虞南梔的紅唇前。
「虞大小姐剛剛應該看到沈小姐了,你如果不想比她的處境更慘的話,就乖乖喝下這杯酒,本公子興許就不記仇了。」
聞言,虞南梔笑了。
虞家出事的這五日,雖然很多人都不懷好意地找過她,但大多礙於虞家和霍祁年的關係,只是虛偽的示好,試探她的底線,還不曾有人這麼的不要命。
她眉眼彎彎,抬手就把那杯酒潑了過去,順手就把酒杯砸在了地上。
男人的暴怒混在了酒杯碎了的清脆聲響里。
能和霍恆在一個貴賓房裡的人,非富即貴,都不是現在她能得罪得起的人。
大概沒有人想到如今失了勢的虞南梔還敢這麼有恃無恐。
僵持的氣氛維持了十幾秒。
最後還是霍恆出聲,「虞南梔,陸副局家的公子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你快點跟他道個歉,不然我也保不了你。」
「道歉?」
女人紅唇上揚的弧度有幾分慵懶,「好啊。」
她從桌子上拿了一瓶已經開過的酒,又回到了那位陸公子的面前。
沒有半點猶豫,整瓶的紅酒順着陸城的頭髮滴落下去。
霍恆懵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虞南梔居然還敢潑第二次。
陸城也沒有想到。
「看來虞大小姐今晚是不想出這個門了!」
他一把抓住虞南梔倒酒的手。
「不給你一點顏色看看,你還以為自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虞家大小姐!」
陸公子拽着虞南梔的手,把她手中的酒瓶往牆壁上狠狠的砸了過去。
碎了一半的酒瓶在燈光下反着刺眼的光。
見他真的發狠了,霍恆怕鬧起來沒法收場,後怕地拉住了他。
「陸公子,你別衝動……」 「怕什麼!
你不是收到風,連霍祁年都出手對付虞家了么?
她現在什麼靠山都沒了!」
虞南梔聽的心頭一緊。
這就是霍恆在電話裡頭說收到的那個消息?
陸城見霍恆還有些遲疑,嗤笑譏諷道,「該不會霍二少還怕你大哥?」
「我怎麼可能會怕他!」
霍恆陰沉着臉色,瞥了眼被他擒住的虞南梔,退到了一旁。
陸城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虞南梔的身上。
見她始終高傲的抬起精緻的下巴,從她冷俏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一絲害怕,這徹底把男人激怒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