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 - 第一十章 這點錢給你爹買只母雞

第一十章 這點錢給你爹買只母雞

”二姑娘,我當你是個小丫頭,不跟你一般見識。但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問你,你這錢給了翠花嗎?我看是你紅口白牙的冤枉人。 ”

何老太盯着齊鈺,冷哼了一聲: ”你一個小姑子跟嫂子大掐架,我老太太不拆穿你,你還以為自己有理了? ”

”齊輝不在家,我閨女在你齊家守了幾年活寡,怎麼著,連回家哭的權利都沒有了? ”

齊輝不在家,是齊家的死穴。

何翠花是新媳婦,原本是新婚兩口子甜甜蜜蜜的,可是她卻跟別人不一樣,的確是委屈。

但齊鈺知道她根本沒受委屈,這個女人拿着他們齊家的錢,吃着他們齊家的米,卻在外面跟人偷情。

整個村誰不知道她何翠花不要臉,只是礙於她們家不好惹,所以才三緘其口罷了。

齊鈺握緊了拳頭,她在極力剋制自己忍耐。

畢竟捉賊拿臟,捉姦拿雙,何翠花偷人這件事,必須得找到證據才行。

”既然何翠花在我家過的不好,那你就帶她走吧,省得在我家受委屈。 ”

齊鈺也懶得再跟何老太爭辯,就着她的話硬生生的讓她走人。

齊老娘聽到齊鈺又說這話,頓時就急了,連忙拉了拉她的袖子。

”…齊鈺…你怎麼能說這話呢? ”

要是何翠花真的走了,齊輝回來該怎麼辦?

”我說這話怎麼了?齊輝要是回來,他要有本事就娶回來,他要是真死外頭了,也讓人家姑娘早點解脫,省得耽誤了人家姑娘,又委屈了人家。 ”

齊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何老太: ”何老太太,我這也是為了你們何家姑娘着想啊,您說是不是? ”

”您剛才說的沒錯,誰家姑娘誰家疼,您姑娘在我們家守活寡,您於心不忍,帶她回去也是人之常情,我們是萬萬不敢阻攔的。 ”

齊老娘想阻攔,又被齊老爹瞪了一眼,她訕訕的閉嘴幾,心裏卻擔心的不得了,生怕何翠花真的走了。

齊老爹看了半天沒出聲,算是看出了一點門道。

齊鈺這是在收拾何翠花,並不是真的趕她走,再說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了,還能有什麼情況比這更壞的嗎?

所以齊老爹瞪了一眼齊老娘,讓她別說話,這事由着齊鈺處理。

蕭庭坐在角落裡看了半天的熱鬧,由一開始的憤怒到現在,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

總覺得眼前這家姓何的行事荒誕又沒皮沒臉,讓人生氣又覺得好笑。

這一家人,前世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變的?

何老太氣的臉色鐵青,齊鈺拿她的話堵她的嘴,還真是讓她沒話可說。

今天這事看來是不能善了了。

她狠狠擰了一下何翠花,暗中將她一把推倒在地上。

何翠花起先有些懵,和何老太對視了一眼,立刻就醒過神來了,然後坐在地上就開始哭。

”齊輝,你這個死鬼。你不回來了我也不活了,我跟着你一起去死,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

從前齊老娘一看何翠花坐在地上哭,就立刻過來勸,而現在,何翠花面對的只有齊鈺那一張冷冰冰的臉。

”你們要是來組團哭的,那就坐在這裡哭個夠,我們先進去了。 ”

說著,齊鈺就讓齊老娘扶着齊老爹進屋去。

而她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