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萌寶當家:農門醫女不愁嫁] - 第三章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2)

無能,聽着何翠花教唆。

齊鈺抱着小寶轉身走進屋裡,將靠在一邊的葯簍子提起來,扔給齊老爹。

”你看這藥材,賣的錢夠不夠我們吃閑飯? ”

齊老爹撿起簍子,拿出裏面的藥材一看,眼神瞬間變亮了。

”紫藤香……竟然是紫藤香。 ”

紫藤香是治療刀傷出血,和癰疽(yongju)惡毒,若是配合丹參使用,可是治療心絞痛的奇葯。

而且因為這東西不好找,所以物以稀為貴,個大藥房一直高價收購。

就齊鈺弄的這麼一點,足以賣五六兩銀子,可抵上他們一年的收入。

何翠花不認識藥草,但一看齊老爹的樣子,就知道撿到寶了。

齊鈺道: ”蕭庭養好傷就走,傷口換的葯我會採好,不用家裡的,他和小寶的飯錢從這賣的葯錢里出。 ”

聞言,齊老爹哼了一聲,將簍子扔回齊鈺腳邊: ”趕緊換錢去。 ”

說完,齊老爹拄着拐就離開了,齊老娘也連忙跟着,一點也不願意再看齊鈺第二眼。

何翠花見齊老爹不管,狠狠的朝着齊鈺吐了一口濃痰,轉身離開。

賬算的這麼清楚,不是齊鈺跟爹娘不親,而是有何翠花這個攪屎棍在,想親也親不起來。

齊老爹死要面子,干不動活,卻喜歡擺大夫的架子,要不是齊鈺苦苦撐着,他們家早就餓死了。

齊老娘軟弱無能,遇事只會哭。

但他們老兩口在何翠花的事情上,卻出奇的堅持。

齊輝走了,他們覺得必須把他的媳婦留住,決不能讓她跑了。

所以何翠花在齊家好吃懶做,耀武揚威。

小寶吃什麼她也要吃什麼,甚至還在小寶嘴裏搶東西吃。

不如意就鬧騰,鬧着要和離回家。

所以,但凡齊鈺採藥賣的銀子都要給何翠花分一點。

如此,她還不念恩情,四處敗壞齊鈺的名聲。

齊家爹娘不管,管了又是一批爛賬。

齊鈺嘆了一口氣,扭頭就被一股惡狠狠的視線給鎖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