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夫》[棺夫] - 第5章 下一個,就是你

鄒行此時趴在窗邊,正準備跳下去,突然聽見我的腳步聲,她一頓一頓地轉過頭。
毫無準備的我,就這麼迎面和她對上。
四目相對,我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凍結了。
方才容則提醒我的話,在耳邊迴響。
不要去看那個女鬼的眼睛,如果讓她發現你看得見她,她會纏上你的。
完了。
我還來不及轉開我自己的視線,鄒行就突然從窗戶跳開,朝我撲來。
她的動作飛快,我剛準備撒腿跑,她就將我撞到牆上。
缺了眼珠的眼眶不斷地在淌血,她的臉上滿是瘋狂的興奮之色。
「舒淺,你看得到我對不對?
所以我還沒有死對不對?」
她激動地朝我不斷質問。
「你已經死了!」
我被嚇得魂飛魄散,頓時顧不上那麼多,朝她吼道。
鄒行的臉,一下子從興奮變成狂怒。
「撒謊!
你這個騙子!
我怎麼可能會死!」
她咆哮着,張嘴就朝我的脖子咬來。
我嚇得臉色發白,想要推開她,可發現她彷彿千斤重一樣,根本紋絲不動。
眼看她森森的白牙就要落到我脖子上,一股冷風突然呼嘯而來。
彷彿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抓住了鄒行,她突然從我身上脫離,如斷線的木偶一般,重重地落到地上。
我震驚地抬起頭,就看見一抹欣長的身影,從走廊深處,緩緩走來。
黑袍被風吹得微微揚起,勾勒出他出色的身形,他腳步沉穩,帶着王者般的氣息,讓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之情。
是容祁。
容祁走到我身邊站定,眼眸微垂,落到我胳膊上被掐紅的淤青時,他黑眸一冷。
「膽大妄為的東西。」
冷冷吐出幾個字,只見容祁長袖一甩,鄒行突然慘叫起來。
我臉色一變,趕緊拉住容祁的袖子:「你要幹嘛?」
「她敢傷你,自然該魂飛魄散。」
容祁面無表情道。
我心裏駭然。
同為鬼怪,他讓別人魂飛魄散,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要!」
看着鄒行痛苦的樣子,我趕忙開口,「她只是不知道自己死了,所以才做出這些事,並不是有心要傷我。
她生前好歹是我的室友……」
容祁看了我一眼。
片刻後,他又一抬手,鄒行終於停止了掙扎,不敢再多逗留一刻,撒腿就跑。
我長吁一口氣。
現在鄒行總該接受自己已死,安心去投胎了吧。
我靠在牆上,感覺跟跑了馬拉松一樣精疲力盡。
可我還來不及喘口氣,胳膊上就突然一涼。
我抬頭,就看見容祁蒼白修長的手指拂過我胳膊上的淤青。
隨着他的觸碰,淤青全部消失了。
「謝謝。」
我低着頭開口。
我向來恩怨分明,雖然對這男鬼厭惡至極,但他救我是事實。
回答我的,是下巴上冰冷的觸感。
容祁挑起我下巴,逼着我與他對視。
「我從來不喜歡口頭的道謝。」
他語氣曖昧,說著便欺身而上,將我壓在牆角,唇也順勢吻上來。
「不!」
我趕緊別開頭閃躲。
容祁的黑眸又染上怒意。
此時的我,知道無論我如何反抗都不會有用,只會激怒這個男鬼,於是我只能找借口道:「我還要上課!」
容祁看着我,一雙眼睛深不見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