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末代皇帝》[大明之末代皇帝] - 第7章 軍械處

隔天寅時五刻,朱檢的寢宮外,王承恩那討人厭的公鴨嗓不斷的呼喊着,把正在和周公幽會的朱檢給吵醒了。身邊的周皇后卻是已然醒來,忙不迭的穿衣服,欲服侍朱檢更衣起床。

這時,朱檢一把抱住周皇后道:「不慌,讓朕再睡一會,這該死的王承恩怎麼比大公雞還要吵。」

「陛下,您不能再睡了,這會兒估計大臣們都已經入朝了,您要是上朝遲了,那些個御史大臣還不知道要怎麼彈劾臣妾呢。」周皇后柔情的看着朱檢,委屈的說到。

這時的朱檢也已經完全的清醒了過來,他凝望着身邊的周皇后。此刻的周皇后正值二八年華,正是青春正茂的時候,卻因過早的操持家務變得成熟起來,更加上現在身為大明皇后,一國之母的威嚴要時刻的保持着。

這也讓朱檢非常的迷戀現在的周皇后,前世朱檢就是典型的御姐控,交往的幾個女朋友都是比自己大了好幾歲的,他喜歡那種被管教的感覺,喜歡對方事事都要為他考慮,為他關心的感覺。

周皇后自幼家境清貧,年幼便和繼母一起操持家務,後隨父親遷居京城,並在天啟六年成為信王妃。由於出身貧寒,跟朱檢同歲的她進入信王府後也始終保持着平民本色,女紅織布甚是熟稔,且年幼時得陳仁錫教授《四書五經》和《資治通鑒》,因此也是知書達禮,頗通文墨的。

這時的朱檢任由周皇后為他整理皇袍,眼中滿是喜愛。當時朱檢被身為皇長嫂的懿安皇后安排大婚並為他選中周氏為妃的時候還挺不樂意。可等真正看到周氏的那天他就淪陷了,用貌若桃花,膚似凝脂來形容周氏絲毫不為過,且神色中還帶着一絲堅毅和一絲文氣。後來通過這一年的相處之後,更是讓朱檢覺得周氏深明大義,對事情的見解也有其獨特的一面。成為皇后之後更是把後宮治理的井井有條,無人不服。

周皇后看到朱檢獃獃的盯着自己不動,便伸手拍打了一下他道:「陛下,趕緊上朝去吧,現在國家需要您的勵精圖治,您一定要躬勤政事呀。」

「好好好,皇后不要再說道朕了,朕就是剛起床有些迷糊而已,朕去上朝了,皇后再休息一會吧」說完朱檢便朝着皇極殿走去。

經過一個早上的朝會,朱檢真是對現在的朝堂失望透頂了,整個早朝就是閹黨和東林黨的相互攻訐和相互彈劾。難道他們不知道現在整個北方已經到了水深火熱之中了嗎?

不過朱檢也不是什麼都沒做,他趁着東林黨把閹黨中的一個內閣學士拉下馬的機會把李標安排進了內閣之中。後面就要看李標能不能在這朝堂之中站住腳了,相信他有了自己的支持一定會有所作用的。

結束了早朝,朱檢便帶着王承恩直奔工部而去,他要去看看那些西方的工匠和大明的匠人合作的怎麼樣了。

來到軍械處之後他看到的是十幾個人圍着一把鳥銃在討論着,有大明匠人也有西方工匠,因為語言不通斯波蒂亞在一旁充當著翻譯,而他身邊也有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文士在聽她說著什麼。

這中年文士叫孫元化,字初陽,號火東,萬曆四十年的舉人,他天資異敏,好奇略。曾在徐光啟學館受業,受徐光啟的影響開始熱心於西學,為此荒廢了學業以至於未能考中進士。索性他放棄了科舉功名,潛心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