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總管》[白袍總管] - 第5章 劍法

  煙波浩淼的湖上,一隻小船正駛向東花園。

  小船有三人,白知節駕船,卓飛揚與趙穎站在船頭,微風徐徐,兩人衣袂輕飄。

  趙穎一襲湖綠羅衫,玉臉瑩白,輕聲問:「卓師兄,你跟楚師兄到底為什麼結仇?」

  卓飛揚皺眉想想:「第一次見他就不順眼,……沒什麼能耐,還牛哄哄的,一看到就覺得討厭,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你們又沒血海深仇的,為什麼要這樣啊!」

  趙穎搖頭笑笑,兩人都很傲,卓師兄倒是有傲氣的資本,楚師兄不能練武卻好像有所恃,沒把卓師兄放眼裡,這是讓卓師兄最無法容忍的。

  發挑戰帖,這可不是開玩笑。

  國公府禁止私鬥,一旦出現傷亡,輕則廢除武功逐出府,重則處死,挑戰是允許的,對方有權拒絕,如果答應,只要不死不廢就不追究。

  楚師兄主動挑戰,被卓師兄打傷,國公府也不會管。

  卓飛揚哼道:「我就看不得他傲慢的樣子!」

  趙穎搖搖頭失笑,驕傲的人最看不得別人驕傲。

  「卓師兄,你真要下狠手?」

  「那當然!」卓飛揚哼道:「他想找死,我這人最喜歡成全別人,讓他徹底成廢物!」

  趙穎蹙眉,脾氣不投就下狠手,過份了:「楚師兄為什麼敢挑戰呢?」

  「被氣得昏了頭唄!」卓飛揚得意的哼道:「這傲慢的傢伙絕受不了當我侍衛!」

  「唉……」趙穎搖搖頭:「卓師兄,其實你們沒大仇,何必呢!」

  「趙師妹,你不懂。」卓飛揚一擺手打斷她:「該狠就得狠,這傢伙……,逮着機會就得打死!」

  「本是同窗……」趙穎嘆息。

  卓飛揚哼道:「趙師妹,婦人之仁要不得!」

  「唉……」趙穎無奈的嘆氣,決心關鍵時候出手攔住他。

  她暗暗埋怨楚離,形勢比人強,該低頭就得低頭,服服軟就過去了,何必非要跟卓師兄斗呢!

  白知節道:「公子,趙姑娘,到了!」

  三人看到一個小島浮在湖上,好像在隨風飄動,島上柳樹環繞,枝條下垂到湖面,婆娑多姿,如霧如煙。

  卓飛揚道:「知節,你在船上等着。」

  「公子,小心!」白知節道:「畢竟是他們的地盤!」

  「我就是要看他耍什麼花樣!」卓飛揚擺擺手:「一切花招在強大武功面前都不堪一擊!」

  「是。」白知節恭敬的點頭。

  小船緩緩靠岸,柳樹下懸了一個玉磬,掛一個鼓錘,趙穎敲響玉磬,清鳴聲響徹東花園。

  楚離與李越出現,楚離腰間掛一把劍,英武不凡。

  楚離站在高處,居高臨下的點點頭:「卓飛揚,還算有點兒膽量!……趙師妹,歡迎!」

  卓飛揚俊臉陰沉下來,被他這麼居高臨下看着很不爽,冷笑道:「你一個廢物有什麼可怕的!」

  楚離扭頭道:「趙師妹,進來喝杯茶吧。」

  卓飛揚搶在前頭哼道:「喝什麼茶,誰知道你會不會下毒,不是要挑戰我嗎?別廢話,趕緊動手!」

  「不急。」

  「少來這一套!」卓飛揚斷喝道:「姓楚的,要動手趕緊動手,不動手就認輸,乖乖當我的侍衛!」

  「你呀,魯莽衝動!」楚離搖搖頭:「難成大器!」

  「你以為自己是誰,這話有資格說?!」卓飛揚冷笑的撇撇嘴。

  楚離道:「要動手也可以,總得有點兒彩頭,卓飛揚,如果我勝了,你做我的護衛!」

  「做夢!」卓飛揚頓時笑了:「

猜你喜歡